西吸

口味独特,操作还行
诺左固定
pawoo@dominica-aion
twi:@siz_island

7话观后感
请谛蝎快点结婚
在掉马边缘相互试探的狐鸦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又偷偷跑去跟他见面~♪”
出现了,钓鱼执法
G8鸦:我觉得欺负恶人超棒和有原则的阿殇赞爆了有什么冲突
倒不是啸狂狷降智,他本来就很喜欢折磨作践无力的对手吧,并且对力量的欲望比蝎妹和其他人都要强,更容易被蛊惑
…………阿殇你怎么被妹妹抱在怀里????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凹你!!!!(
这泡面番怎么又完了

——————————————————

一点补充
凛啸对手戏写得真好
两边都在互相试探,怀疑,玩逻辑推理
但是老凛更胜一筹,把称号的事往丑闻的方向引导,而啸狂狷推己及人,虽然知道凛雪鸦没有全说实话,但是以为自己抓住把柄,自动认定这个答案的可信度高

凛殇的文戏也是很有意思
凛雪鸦装模作样的调调收敛了一点,阿殇的嘴巴更坏一点
两次钓鱼暗示也是
未尝没有对阿殇的试探
假如阿殇为了搞啸狂狷把情报全部交给凛雪鸦,那和为了刑律不择手段的啸狂狷分别何在

哎呦我真的好喜欢这两个人的感觉
官方快点补阿殇的情报

@仓库 我填好叻
阿殇这么劲为什么还没有pwp

[浪殇+凛殇]给佬还是笨蛋

注意看cp不喜欢的朋友不要看我自己搞来快活的
请配  There! Right! There!  一起看xjb填词

蝎妹:那边!对!那边!
看那晒得刚好的肤色!
看那杀人火辣的肌肉!
看看他精修过胡茬的下巴!
哦,他是给佬!
绝对是给佬!

啸狂狷:我可没准备去庆祝
所有线索都说明
他是个异性恋光棍
他不是给佬
我盖章不是

合:这是个被忽略的重要事实
就这么假设
一个长期solo的男人自动地彻底地和给佬挂钩可以吗?

啸:但是看他及腰柔顺的秀发

蝎:和他萌萌的羽毛发饰

啸:这可真是个终极永恒悖论
我们看到了什么

蝎:瞧我们看到了什么

啸:他是给佬吗——

蝎:绝对当然是!

啸:或者钝感笨蛋!

合:oh——
……

给佬,还是,笨蛋?
这还真是,难以担保
给佬,还是,笨蛋?

杀无生:你们看我干什么

丹翡:要知道你们西幽人生长环境
和我们不一样
一天到晚拿剑♂对着别人

合:还穿小脚裤 小脚裤
给佬还是笨蛋
答案恐怕要第三季才知道
他们会一边说我们素不相识
然后转头就月下对饮

丹翡:oh please

合:给佬还是笨蛋
真是扑朔迷离

捲残云:取决于一天的时辰,男人就可弯可直

合:他是给佬还是笨蛋
或者——

刑亥:那儿!对!那儿!
看他虚情假意的笑容
爱情骗子哪个不是这样
不过是个异性恋花花公子
他不是给佬!
我说他不是!

合:这是个被忽视的大问题
你怎么去推证
那个披着完美包装的家伙

蝎:就自然地彻底地——
啸:讽刺地长期地——
刑亥:无疑地中肯地——
杀:基因地科学地——
给了!
给了!
给了!
(扶起伪装蝎妹)

合:淦!!!
给佬还是笨蛋?

啸:如此潇洒又有型

合:给佬还是笨蛋?

蔑天骸:我打赌他拿蜜蜡去腿毛

狩云霄:但是西幽人生长环境和我们不一样 
从文化上就泾渭分明
这应该不是一种时尚诅咒
除非他女装还情有可原

合:给佬还是文化特色?
我仍然参不透啊

蝎:他的拿腔作调可以瞒天过海
但是他的红伞已经完全暴露了!

合:嚯!
给佬还是笨蛋?这还真是模棱两可

刑亥:
但如果他真是直男我下个地图有空

合:给佬还是笨蛋?给佬还是笨蛋?给佬还是——

谛空:等一下,给我一个机会来揭穿他,我有个办法可以试试

啸:舞台交给你了

谛空:那么殇不患大侠,你来东离多久了?

殇:两季了

谛空:你搭档的名字是?

殇:浪巫谣

谛空:你炮友(小声)的名字是?

殇:鬼鸟

合:嚯!

殇:等等你说炮友的名字?
我听错了我以为你说朋友的名字!
鬼鸟是!我!朋!友!(真的听错)

浪:你这个混蛋!

凛:你这个骗子!

浪:到此为止了!我再也不会替你掩饰了!再也不会!
凛:大家听好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宣布!

浪:这个男人是给佬!

凛:又是个钝感笨蛋!

合:喔!

浪:这没什么好羞耻的

凛:你必须从柜里面走出来!

浪:跟他同吃同睡的是我不是鬼鸟!
不管这个男人说什么
我发誓他一直从来没对女人感过性趣!

凛:你就是这么给!百分百纯天然给!你这个浪出火的大给佬!

殇:我是直的!

凛: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所以恕我直言,我要骄傲地宣布——

浪:他是给佬!
合:也是笨蛋!
浪:他是给佬!
合:也是笨蛋!
浪:他是给佬!
合:是笨蛋也是给!

殇:好吧我是给!!!

合:ole——

有剪刀手想玩请拿走,不要逆cp就行

[尤里] One last night 1

一个心情非常低落的晚上,为了一时的快乐,我悄悄问  @呐咔嘛啦Gsk  :你觉得这个绝美爱情故事怎么样?是不是配上一张色图就更好了?

然后我的朋友用行动大声回答了我。

YES

warning :

NC-17,尤凡思/里昂威廉姆斯,斜线有意义。本文两个小姑娘没有出场。

       魔宠的特性非常丰富,至今没有一位愈术士完整地将它们记录完毕,我们无法估量贸然接触带来的风险。

       特别是那些非常容易踩到魔宠尾巴的人。

       阅读之前喝点酒,这篇文章看起来就没那么糟了。

∵∵∵∵∵∵∵∵∵∵∵∵∵∵∵∵∵∵∵∵∵∵∵∵∵∵∵∵∵∵

       如果你想要走和别人不一样的路,你就不能只是盯着过去的车轮印上有多少个坑。你只能自己想象那条全新的路上有些什么,即使有时候这些念头可能会令你发疯。

       里昂·威廉姆斯是个常常被人低估的人。

       想要驯服猛兽,就要有超越猛兽的力量。村长打量着自王都来的骑士,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男子举着的公文上还带着一点泥印,实在没有什么地方能体现骑士魄力。

       老人斟酌着捋了捋胡子,   “我们很欢迎您这样年轻有为的骑士,但恐怕我们能提供的帮助有限……”


       不管怎么说,这位上任第一天就差点搞丢自己派驻公文的威廉姆斯先生终于休息了,他从浴室出来,花几分钟收拾了一下行李箱,然后独自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这张床宽大结实,够两个他在床上打滚。

       他又看了一会儿床头那张公文,熄灭了灯。

       独自探索伊修图森林不是个好主意,如果你很容易招惹魔宠就更糟了。可以的话,威廉姆斯想要一位向导,最好很能跑,或者很能打。而这位理想的搭档在一周前失踪了,据说是为了调查森林中魔宠的异常动态,并且在他之后无人敢涉足此地。就个人的判断而言,这里的魔宠确实有些异样。本该零散分布在其中的洞穴以一处潭水为中心,隔出一段真空地带。但是按村中过去的记载,伊修图森林生活着数种惯于群居的魔宠,并没有出现过特别大型的王宠,今年的气候也没有什么异常,为何这样的王宠不得不离开原本的居所?新旧王宠的竞争?还是商人偷猎中逃跑?本月的外来商人记录……

       全心全意运转头脑的威廉姆斯很幸运的踩到了一只魔宠的尾巴,它立刻呲牙,喉咙发出警告的声音。威廉姆斯匆忙后退,手指搭起一支箭挂上弦,射落在魔宠脚边空地上,但魔宠却更加愤怒了,朝他压低了身子。

      “————”

       骑士的后方也响起了可怕的低沉吼声。他顿时浑身冰冷,恐怕是此地领主现身。

       他屏住呼吸,听着自己狂乱的心跳,感受到草叶被踩踏的沙沙声,然后是什么东西扫过小腿。

       青年向下看去:一根刷子那样粗的毛尾巴。

       一只体长绝对超过一米的银灰色长毛大猫。

       它从他旁边走过的态度仿佛他就是一棵树。王宠几步来到小的那一只面前,把不知何时已经乖乖趴在地上的小家伙后颈一口叼住,拖回旁边的洞穴口。更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小家伙顺从地钻进了洞穴。

       现在,轮到威廉姆斯独自面对这位威风凛凛的“大家长”了。

TBC


虽然说了文章好坏薛定谔,为了不吃到不喜欢的配料而限制tag真的很可惜,作者写预警保护自己保护读者
但我也真情实感渴望评论也能屏蔽人
不是纸片人的错,我们喷作者
喷作者就喷作者,不要带tag

忍住,加油,不能在评论里掐

借别人的一句话

廉價的執行正義本質上都只是希望自己被肯定而已

唉,不喜欢就拉黑不看嘛,雷是表达权利的一部分,作者也有做预警(而且内容以我个人之见并不OOC)
如果今天我做了tag警察,说不定我哪天也会被人做tag警察
ooc是另一回事,我喷OOC和披皮写原创

莳田老师太棒了…………压力过大的老杨太好吃了…………

?????
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