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吸

口味独特,操作还行
pawoo@dominica-aion
twi:@siz_island

届不到的登陆界面

把狒狒15相关的梗丢一下,诺普不拆不逆

①兽化
狮子Noctis
薮猫普
非洲野牛壮
游準Iggy
豹子luna
雪豹舅子
无所不知的吉恩提亚娜(?)

②Luna辅助犬,拉布拉多
Nyx,辅助犬,德牧
自闭症小孩noct
被Cor收养的prompto

③POI(提取了几个喜欢的设定,有
lunyx要素)
第一季有一个叫Ulrich Kohl的复仇杀手
“你还记得她吗?”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一名金发女郎冲着镜头微笑,“我的月光。”
“五年过去了……我们做错了……我已经选择忘记……”
“遗忘对我而言太过奢侈。”
“你接下来要去找师父吗……愿你得到宁静,老朋友……”

Regis遭神秘暗杀
30岁的noct仓皇出逃
在近6个月的流浪后
一天晚上被loki找茬(又欺负loki)
痛揍对方一顿后进了局子被神秘保释
一个自称prompto的青年邀请他应聘
去保护被某个组织密谋暗杀的luna和ravus
prompto依靠黑客技术入侵杀手的设备,noct负责打架
在料理各路杀手的同时noct对prompto能掌控对方的作案时机产生疑虑
prompto受重伤时道歉他本来可以提醒regis但是失败了
regis和luna帮助prompto掩藏身份因为他掌握了尼弗海姆公司的犯罪证据
nyx掩护regis在卡宴岬疗养,以为luna已经身亡决心复仇
真相浮出水面
尼弗海姆只是Ardny报复路西斯家族的工具(尼弗高层:????)

④勇者互助公会paro,真是百玩不厌

[now]国王为了领土扩张召唤了魔王

正在当勇者的摄影师(尼弗海姆)
我怀疑皇帝的脑子被换掉了发自真心
那可是魔王喔!?

[now]睁开眼睛发现身处地牢

正在当勇者的勇者(路西斯→尼弗海姆)
满是铁锈的栅栏
阴暗的石室
还有严密的看守
这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屯了这么多,写的完吗

恶犬

旧文搬运,因为智障wb规定发在上面的东西都属于wb所以

原作:サイケまたしても(译法没有统一,有“幻觉 再一次”“命运轮回”这样的)

cp:冰头荣治/葛代斋下

如有赞美,都属于原作,如有不快,过错都在我

DIY拼接法拉利,土龙池水面蹦迪

AO3不用注册也能看,点proceed就行

[山吹黑鸢]萤灯夜话

旧文搬运<<<

啊是吧注意

山吹/黑鸢

角色属于官方爸爸,捏造和妄想属于我

车牌号

不需要账号,点击proceed就可以看了

[NOW]关于最近冒险队伍的气氛

旧文搬运√

1.正在当冒险者的愈术士(王国)

 

最近我的队伍里

有两个人,常常在队伍休息的时候离开

次数频繁到让人十分在意……

 

2.正在当冒险者的大哥(西部之国)

 

嗯?常常脱队的两个人?

是有什么烦恼吗?

我的弟弟也是,最近正在离家出走呢……

 

3.关注冒险者的大姐姐(空之国)

 

啊啦~是可爱的孩子陷入了困扰吗?

来找姐姐吧,我的话什么都可以教你喔~

 

4.正在当冒险者的赤影忍者(和之国)

 

这怎么可以!

作为护卫无论何时都要守护主上!

就算是厕

 

5.正在当冒险者的愈术士(王国)

 

厕所就不、不用了!

 

6.关注冒险者的绮罗星(电之国)

 

楼上的两位☆是同一队伍的成员?

 

7.关注冒险者的星晶操纵者(电之国)

 

静待愈术士说明

 

8.关注冒险者的魔法剑士(魔法之国)

 

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应该是

kwsk……?

 

注:日语『详细说明』的发音缩写

 

9.正在当冒险者的愈术士(王国)

 

这个令人气馁的说法是怎么回事

 

10.关注冒险者的老骑士(王国)

 

总之先关注一下离队两人的近况如何,愈术士?

详细和大家说明一下吧。

 

11.正在当冒险者的愈术士(王国)

 

喔、喔!好的!真是不好意思……是这样的

 

两人一个是弓箭手一个人是剑士

 

弓箭手性格平易近人,虽然时不时会犯迷糊,关键时刻却非常可靠

 

剑士的话,还是18岁,平时表情有些凶恶,但其实是很温柔的人,流畅挥舞巨剑的身姿十分帅气

 

刚开始两个人加入队伍时相处并不是很融洽,不过在冒险的途中经过许多共同战斗之后已经成为能相互信赖的同伴了

 

最近两个人的气氛变得奇怪起来

又经常一起离队,我有些担心

 

12.正在当冒险者的大海雏鸟(常夏之国)

 

变得很奇怪……?

是空气十分紧张

下一秒就会拔枪

啊应该说剑拔弩张

这样的气氛?

 

13.当过冒险者的船长(常夏之国)

 

哈哈哈,那要看我的心情啦

 

14.当过冒险者的军人(常夏之国)

 

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

 

15.正在当冒险者的见习海军(常夏之国)

 

请、请冷静下……啊!总之先听愈术士怎么说吧!

 

16.正在当冒险者的内向枪士(电之国)

 

和吵架有点不一样哦

愈术士桑,明明只看着我就可以了……

 

17.正在当冒险者的愈术士(王国)

 

嗯……确实有点不一样……明明好像没做什么,却让人莫名其妙感到害羞……?

大家都是同伴,当然都会在意啊

 

18.关注冒险者的绮罗星(电之国)

 

信息量☆满溢

 

19.关注冒险者的星晶操纵者(电之国)

 

把☆去掉

烦人

 

20.关注冒险者的绮罗星(电之国)

 

过分!

这可是人家的标志的说(哭)

 

21.关注冒险者的豆知识爱好者(王国)

 

停下探索的视线吧,愈术士,这件事不是你的年纪可以承受的

 

22.正在当冒险者的愈术士(王国)

 

欸?!是这么严重的事情……!?

 

23.关注冒险者的奇怪豆知识爱好者(王国)

 

不是的,总之放着他们不管就可以了

这两个人也是,完全不收敛啊

 

24.冒险者也就是彗星光术士(魔法之国)

 

marvelous的魔法师☆登场

 

25.关注冒险者的熏香水操士(魔法之国)

 

这里没有DT说话的余地

 

26.关注冒险者的奇怪豆知识爱好者(王国)

 

呜哇……一发暴击

 

27.正在当冒险者的大哥(西部之国)

 

感觉光术士好可怜

 

28.关注冒险者的大姐姐(空之国)

 

同情

 

29.正在当冒险者的赤影忍者(和之国)

 

同情+1

 

30.冒险者也就是彗星光术士(魔法之国)

 

我走了!!!

 

31.冒险者也就是绮罗星(电之国)

 

虽然我也很同情

不过这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喔☆

他们其实是在交☆往吧?

 

32.正在当冒险者的老骑士(王国)

 

看样子是不用插手的事呢

 

33.正在当冒险者的愈术士(王国)

 

欸?!是……是这样吗?竟然……

 

34.关注冒险者的星晶操纵者(电之国)

 

说起来刚才就有些在意

愈术士,弓箭手的性别是……?

 

35.正在当冒险者的愈术士(王国)

 

男性……

剑士也是,男性。

 

36.关注冒险者的星晶操纵者(电之国)

 

果然

 

37.冒险者也就是绮罗星(电之国)

 

homo的话,就没办法了☆

顺其自然吧,愈术士

 

38.关注冒险者的魔法剑士(魔法之国)

 

嗯?homo是什么?

年轻人当中很流行吗?

 

39.正在当冒险者的愈术士(王国)

 

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40.正在当冒险者的大哥(西部之国)

 

嗯?结果还是不清楚两个人去做了什么……?

 

41.关注冒险者的熏香水操士(魔法之国)

 

 

END

 

没啦!

 

用了『勇者互助公会交流型揭示板』paro

 

反正我爽了(。)

 ---------------

虽然欺负了彗星但我发誓我很爱他!!

有机会再玩这个系列吧

mlk有这么多国别设定真方便

Luna比Noct认识到命运走向的时间要早得多,她接受了自己生命,为了对抗那个黑暗的未来竭尽一切,直到这具血肉之躯的极限,我也理解一部分人认为Luna对Noct更多的是保护而不是相互分担和支持,但毋庸置疑Luna爱着王子,像家人一样的爱

说到这点,我认为Noct对Luna同样是,欠缺爱情火花,对于婚约一开始带着好奇和憧憬,水都演讲让他更加了解Luna,他意识到Luna也被决心驱策,只是不知道她已经付出沉重代价

我觉得Luna更接近Regis,王宫当着Nyx的对谈已经说明很多问题,先王们告知Regis预言的时候觉得他会将Noct培育成真王,而Regis留给儿子的答案是如果不愿意逃跑也无妨,比起使命他更重视年轻人的幸福

作为唯一能做出改变的人,Noct为水晶和王家的过错背负了所有,付出了全部来回报他爱的人,如果有后日谈,我希望世界能够发生一点改变,就像基地行军床前两个伤痕累累的年轻人所希望的那样

[彻心队长]one touch,one kiss

答应原则爸比要搞的拉郎……

原作:梅露可物语

CP:莱因哈特/巴尔特洛梅

人物属于原作,拉郎属于我。

昨天我在看辅助犬纪录片
当作克洛雷鲁的神秘行为研究参考(眼神暗示.jpg)
吸毛快乐,希望单身人士努力从不同角度寻找爱情(

我流,我流,我流

这样也o几把k的话请↓


莱因哈特的手扒在玻璃墙上,努力张望着希望有人能帮他解除这个困境,但没过多久他就放弃了,他的腿很酸,要维持这个姿势实在有些困难。他发誓下次回来的时候会让奥黛特作出忏悔的。但鉴于那位所长的护短程度,他也无法确保自己是否能获得伤害赔偿。莱因哈特往研究所的大门方向边走边忧郁地想,至少找到办法把他的身体变回来——假如有人能认出这具克洛雷鲁的身体原本是一个人类的话。

“研究所因工作人员外出调研,暂时关闭。”

“骗人的吧……”

 

 

 

-雪之国边境-

 

“真的没关系吗队长?果然还是我……”

“别犯傻了瓦雷利,现在正是需要你在大小姐的家人面前表现的时候,索菲亚小姐一定也很紧张吧,你可不能掉链子啊!而且那边的研究所说了会有人来接应我的,是很轻松的工作啊!科学之国是什么样呢……真是让人期待!”

“既然队长这么说……我明白了,我会好好表现的,队长也是,在那边玩的开心点啊!”

“唔唔,说不定这次会邂逅异国的淑媛然后共坠爱河——”

“队长……”

 

到头来,莱因哈特还是得自己想办法,阿玛莉艾作为这次研究发布会的发起人,早早动身前往了别的城市……独自在街上游荡的莱因哈特往商店的橱窗里看了一眼,对自己搭在脑袋上的一对耳朵叹息。

然后他就看到玻璃上映出了一个男子震惊的脸。

“……”

“不不不我一定是看错了魔宠怎么会叹气……”

“…………”

“真的叹气了?!”

“………………”

 

莱因哈特又一次坐到研究所紧闭的门前,因为身边这个自称雪国边境调查队的男子说自己迷路了,而接应他的人也联系不上。

“好奇怪啊,我确实是收到了联络的电话才把材料带过来的……”青年皱着眉头看着告示。

“汪!”我提醒过你。

“嗯?嗯,谢谢你小家伙,特意给我带路。”

“汪汪!”你为什么不再打一次电话呢?

“什么?你是饿了吗?好吧,我们先去吃饭吧!”

“汪汪汪汪!”先打电话啊!

“我知道你也很饿,毕竟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这就带你去咯!”

“汪!”这里我比你熟。

一只手,比莱因哈特想象的要大的手,托住了他,头顶传来一阵舒适的轻抚,让他情不自禁把下巴搭到对方肩膀上。说起来他是有些饿了。

 

 

莱因哈特对现状暂时地失去了思考能力。

为什么他非得被一个认识不超过一天的陌生男子帮忙洗澡呢?

他挣扎着想往浴室外面溜,但对一只手就能抓牢他的对象,这个举动只是白费力气。

“别还怕,小家伙,只是热水和魔宠香波,你不会想让胸毛沾着汤汁睡觉吧?放松,我保证很快就好。”

“汪汪!”你能换种说法吗!

努力催眠自己现在是魔宠,洗浴不方便,确实需要他人帮忙,而眼前的人并不认识自己,莱因哈特熬过了这尴尬的时刻,并在对方用吹风机给他吹干毛发时原谅了他——这是因为克洛雷鲁的特性,他想,他自己吹毛发,呃,他是说头发的时候并没有这么舒适的体验。

“好啦,小家伙,你今晚可以在沙发上休息,托你的福我也需要去洗个澡了。”

“汪!”我也不想的!

“哈哈哈,很好很好,活力十足嘛!”

然后莱因哈特目瞪口呆地看着青年开始毫无顾忌地脱衣服。没错,他根本来不及抗议,对方就迅速地把上衣脱了下来,最糟糕的是,青年仅仅把玻璃门拉起来却没有放下浴帘——他总算从冲击中回过神来,尽快将爪子搭在眼睛上,但青年修长有力的双腿却暂时无法从视网膜上消去了。

 

 

巴尔特洛梅从浴室里出来时,那只银色的克洛雷鲁已经蜷在床尾睡着了,他尽可能轻地坐到床沿,用手指一下一下地拨弄着魔宠有些凌乱的毛发,感受着指尖传递过来的温度。它真的很可爱,他想。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他起身去接:“这里是巴尔特洛梅——瓦雷利?你还没休息吗?嗯,这边的研究员好像临时外出了……噢噢这就没办法了,看来我要在这里多呆两天了。嗯?没问题没问题我一定马上就能邂逅我的真命天女!!你才是应该担心自己能不能过未来丈母娘的眼吧!哈哈哈哈哈好啦不说了我要睡了!晚安!”

放下电话,巴尔特洛梅转过身,发现小家伙已经睁开了眼睛直直地看着这边。他回到床边,摸了摸克洛雷鲁的头:“抱歉,我吵醒你了?”

显而易见。

但莱因哈特没有出声,用头顶了顶巴尔特洛梅的手掌,示意他继续。

“瓦雷利是我的队员,也是我工作的搭档,我一直很依赖他……毕竟我只有力量这个优点,哈哈。”

“他遇见了索菲亚小姐,那个女孩很好,很聪明也很可爱,而且勇敢……我想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结婚的……这样不受欢迎的单身汉就只有我啦……”

“汪!”

“我没事啦……因为瓦雷利是我唯一的朋友,感觉……”

他没有说下去,又一次摸了摸莱因哈特的头。这抚摸很轻,很温柔,让人很难和他说的“只有力量”联系到一起。莱因哈特站起来扑到青年胸口趴了下去。

“汪!”

“哇!怎么……你在安慰我吗?”

 

是你先开口的。

 

“谢谢……”巴尔特洛梅的手掌抚过他的脊背,他不禁放松了身体。

好吧——他的眼皮合上的速度比任何一次都快——这足够作为回报了。

 

 

莱因哈特的耳朵动了动,捕捉到了窗外的鸟鸣,接着他抽动鼻尖,闻到了魔宠香波的味道,来源除了他自己,还有仍在沉睡的青年。他尝试思考一个人要怎么弄混魔宠香波和沐浴露,但这里面找不到什么逻辑,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在对方怀里睡了一晚,他努力蹬动四条小短腿,试图让青年的手臂挪开。巴尔特洛梅很快醒了,眼睛都没睁开迷迷糊糊地说早上好,顺手挠了挠他的耳朵——再多挠挠——把他小心地拨到一边,翻身起床。

“汪!”不——

“稍微等我一下,这就带你出门噢!”

“汪汪!”莱因哈特泄气地趴在床上,觉得自己需要找本书来指导对方理解克洛雷鲁的声音。他闻到青年的气味走远,牙膏和水的味道,水声停止,那气味又走近了,一只带着水珠的手揉了揉他的头。

“走吧,我们去吃点东西。”

“汪!”

莱因哈特从床上一跃而下,在心里安慰自己这只是魔宠的天性影响。

 

比起雪之国,这座城市要温暖得多,巴尔特洛梅没有穿他平时的衣服,连帽衫和休闲裤,搭配着他忘记使用发胶而垂顺下来的额发,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年轻人带着魔宠散步。从出门到抵达食品店,这对组合吸引了众多毛绒爱好者的目光。

“你们看那只克洛雷鲁,和主人一样的挑染!”

“主人把菜单放到它面前了!还问它要不要吃!”

“它还能自己点餐!真可爱!”

“城里能不能开家克洛雷鲁主题咖啡店啊……我也想被克洛雷鲁包围……”

 

“………………”

“……………………”

虽然没有明说,但巴尔特洛梅那仿佛坐在热碳上的样子让莱因哈特产生了一点奇妙的感情。

“汪!”

“嗯?为什么咬我的裤脚……等一下,别跑那么快!对不起钱放这了!”

巴尔特洛梅迈开他的腿一路奔跑,追着克洛雷鲁穿过人群和街道,直到公园一个安静的角落,魔宠才终于停下来,伸出舌头不停喘气。

“怎么突然跑起来了……你是想把我带到这里来?”

“汪!”噢克洛雷鲁的汗腺为什么在舌头上呢,他不想再这么傻地伸着舌头了。

“这里就没有人一直盯着我了,你真的好聪明!”

“汪汪!”我当然是。

“愈术士说魔宠能理解人类,我现在相信了……我甚至没有意识到我想躲开人群……而你明白了,这真是,真是不可思议……”

巴尔特洛梅蹲了下来,把他抱在怀里。

一种和手指不一样的触感落在额头上。

“你真的很了不起。”

 

因为我是天才。

 

莱因哈特把前爪搭上了青年的衣服,放任了对方把他托在手里。

 

 

傍晚时分,他们回到旅馆,遇到了意外的访客。

“巴尔特洛梅!”

“巴尔特洛梅先生!”

“优,还有梅露可!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汪!”愈术士!

“因为加墨先生说城里最近有个大型活动,所以就干劲满满地来了!”

“巴尔特洛梅怎么会带着魔宠?还有这个挑染……嗯?!”

“这个是它本来就有的,和我一样感觉很帅呢!”

“难,难道说……”

“汪汪汪!”

 

看着小个子的愈术士急切地对电话的另一头说话,巴尔特洛梅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莱因哈特。

“你不开心吗?马上就要回家了啊。”

“…………”

“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走丢的魔宠,虽然爪子沾到了泥,其他部分的毛却很干净,也完全不怕人……这是被好好照顾了证明啊,你的家人一定很关心你。”

“………………”

“虽然只有两天,我也很开心能遇到你这样的朋友喔!”

 

我也……

 

 

莱因哈特睁开眼睛,意识到自己躺在制药室的休息间里。为了保证研制药性的稳定,有时候他会在这里呆上好几天。

那个香波的味道不见了。

“早上好,睡得怎么样?”粉发的少女从门边探出头,“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所长说药剂可能会有一点后遗症。”

“我没事,已经完全恢复了……”他看了看阿玛莉艾,本来想问你怎么提前回来了,话到嘴边突然意识过来,“让你担心了,抱歉。”

“喔喔,莱因哈特居然这么说……你也稍微成熟了点呢!”

“我撤回。”

“是因为捡到你的那个人?”

“没有。”

“骗人,你还特地去舔了人家的鼻子!我可是录下来了!”

“!为什么要录像啊?!是因为变成克洛雷鲁的影响,行为有些同化了而已!快删掉……”

“嘻嘻我拒绝!”

 

………………

 

-雪之国边境-

“队长,为什么你会买魔宠香波?”

“啊!那个是别人的……”

“谁会用魔宠香波洗澡啊?”

“……”

“你不用发胶看起来就是另一个人呢。”

“我觉得用发胶很帅啊!”

“那你这次没有带发胶,有没有女孩子和你说话啊?除了商店店员。”

“当,当然有,是粉色头发的美少女喔!还夸我人很好呢!”

“真是的……不管怎么说欢迎回来,队长!”

“瓦雷利……嗯,以后也请多关照啦!”

 

 

 

瓦雷利,21岁,性别男,爱好女,出生雪之国,任职于第五边境调查队,自从入队以来一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准时上班从不早退,为维护队伍的良好工作氛围贡献巨大,直到上周他为了见女友家长请了一周假……

“打扰了,请问巴尔特洛梅队长在吗?我是莱因哈特·兰贝鲁特,科学之国的药剂师,有一些课题研究方面的问题想要咨询于他。”

瓦雷利把这位就差没在身上挂着“高冷的天才”牌子的年轻人迎进屋子,一边思考着队长居然能和科学家搞在一起,咳,他的意思是相识,难道他们要讨论挑染药水吗?

“我叫瓦雷利,是这里的副队长,你找队长的话,他现在在常规巡逻,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你就是瓦雷利?”

“嗯?虽然这个名字不算少见,不过这一带叫瓦雷利的人应,应该就我……”瓦雷利说不下去了,对面科学家用像要就地解剖他的眼神仔细打量着他,队长,你在人家地盘上做了什么啊快回来——

“我回来啦!今天有点冷我们去镇上吃饭吧——”

“队长!!!”你终于回来了!!!

“巴尔特洛梅。”

“嗯?你是?”

“…………前两天承蒙你照顾,我来还你忘记带走的衣服。”

“队长?!”

 

END

没乐,爽完就跑,真他妈刺激

[FFV13]幻想天体(上)

人造百万连震雷

主要角色死亡注意

不适者请立即退出阅读

人物属于SE,OOC和妄想属于我。

少女革命ウテナAU,大家在EOS学院就读,白天读书上学,晚上决斗搞事,不变身不打牌(
学院从小学部到大学部都有

人物属于SE,OOC和妄想属于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诞生只为死亡,存在只为消却。

Prompto站在走廊的尽头,对着窗户里的倒影随意地拨弄他的刘海。看上去很好。接下来是今天的重头戏,他忍不住往教室的门口看了一眼。

一层无形的磁场隔开了走出来的人与其他的学生,那种不自觉显露的自制和矜贵,和对方字面意义上犹如雕刻的神情,让想要接近的人望而却步。

作为唯一一个没有避开的人,Prompto得到了对方的注意。蓝色的眼睛倒映在灰蓝色的镜面上。

“......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也没什么,只是来向您传达一下,我会参加今天的‘决斗‘这件事而已,王子殿下~“

“......“

Noctis的沉默让Prompto几乎以为自己被拒绝了,他开口想做些补救,出乎意料,Noctis问道:“你不知道决斗广场在哪吗?“

“嗯?啊......“

没有再等他的回答,Noctis已经迈出了步子。

赢得决斗,意味着获得“王之剑“的资格,最优秀的那一把,可以得到王的恩赐。无论是荣光,奇迹,还是永恒,所求必应。一共十二柄王之剑,彼此竞争,每一场的优胜者必须在下一场接受其他人的挑战,落败者需要等目前的优胜者被击败才能再次申请决斗。

“规则很简单,“Noctis用不带感情色彩的声音说道,“选择一朵花作为你的象征,在不伤及对手生命的情况下,先击落对手胸前花朵的人胜出。“

“我对花可没有兴趣啊......不过是规则的话就没办法了。“Prompto选了一朵奶油色的蔷薇别在胸口。站在他对面的男子则别了一支小小的姬百合。

“你的愿望是什么?“对手这样问。

“愿望?嗯......现在还没有想好,等我赢了再说吧。“

“你是在愚弄我吗,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没有愿望的人就退下吧!“激怒地咆哮着,对方扬起手中的巨斧,猛地劈了过来。

“啊哈,是吗?“他舔了舔嘴唇,右手举起了雄狮之心。这之后,Prompto迅速击落了别在对手胸前的花朵。

“啊,说起来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Prompto•Argentam,从今天起就是您的剑了,王子殿下~”

“别这么叫我。”

“嗯——那您想我怎么称呼呢?”

“Noctis。”

“诶——了解,Noctis。”Prompto咀嚼着这个名字,冷不丁撞到前面人的背。

“抱歉抱歉~我没注意看路。“

“......这边是你的新宿舍。“

“诶,赢的人要和王子同居这种事我可没听说过啊?“Prompto睁大了眼睛故作惊讶地在校舍和Noctis之间来回打量。

“只是我作为监督者需要保证决斗的公平性而已。“少见地,Noctis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痕。

“这样啊----那么请多关照,Noctis~“Prompto很不客气地勾住了王子殿下的肩膀。

◇◇◇◇◇◇◇◇

“要实现你的愿望,你就必须在决斗中胜出,直到击败最后一个人。“
“王之剑的资格要怎么取得?“
“不必担心,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
胜利比Prompto要艰难。根据他得到的情报,王之剑的形态多数是近身的刀剑,远距离有弓弩,掷剑,以及对他很不利的大盾。第一局的挑衅手法并不是对每个人都管用,至少对那两位传言中的守卫者行不通。在已经赢过五个人的现在,竞争只会更加残酷,他需要更谨慎更安全地取得胜利。

意识到的时候,Prompto已经站到了决斗广场上。这样寂静的夜晚,只有风吹过花圃的些许声音。他凝视着那些脆弱的植物出神,因此,Noctis的声音响起来,他表演了一个高度惊人的跳跃来表示激动。

“吓到我了......!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Prompto打量着这个时间还在外游荡的王子(虽然他自己也是),发现对方没有穿鞋,光裸的双脚如此苍白。

Noctis放任了对方的目光:“你该回去休息。“

“那你呢,这个时间还在照顾花草?“

“这也是我的职责之一。“

“职责,职责,你就没有自己想做的事吗?“

“我从未想过除了王子之外的生活,这毫无用处,不是吗?“

“......这种无聊透顶的人生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

“我来‘帮忙‘吧!“Prompto举起了枪。

◆◆◆◆◆

“这就是你说的‘帮忙‘?“

Prompto三枪打断了广场的灌溉水管,迸发出的水流把两个人变成标准的落汤鸡。

“这,这样你就不用一株一株地浇水了啊!不也挺好的!“

Noctis瞪着他,眼看许多花朵被水流冲走。过多的水在广场高台的边缘汇集成透明的水幕,花朵则顺水往下飘落,一时间他们都忘记了说话,只是凝视着地面上映出的星空。

“你会跳舞吗?“

“......不会。“

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手,一双眼睛凝视着另一双。Noctis光着脚,而Prompto还穿着校服,就这样在星空中慢慢跟着夜风的节奏转动,像两只小鸟在水面依偎着嬉戏。

◇◇◇◇◇

笠日,因优胜者和王子感冒,决斗暂时中止一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图比肯踢牛

手滑把15的标签打上去了但是客户端删不了????
怎么肥四?????

emmmmm设定都是我胡来的,大噶有兴趣可以听听少革cd 分享 光宗信吉 的专辑《少女革命ウテナ コンプ...》https://www.xiami.com/album/410054?_uxid=4245C25300736B3CC51D5E7C54C86713 (分享自@虾米音乐)

"不要以为砸钱加演员好看我就会去看爱情片!""你看着这张海报再说一遍。""对不起,票钱在这儿,求求给我留个位置。"

幼体反应堆:

can't hold it back anymore!

诶皮噗感想(认真的)

不管辣到谁的眼睛我也不觉得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