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梯master

口味独特,操作还行

[FFV13]幻想天体(上)

人造百万连震雷

主要角色死亡注意

不适者请立即退出阅读

人物属于SE,OOC和妄想属于我。

少女革命ウテナAU,大家在EOS学院就读,白天读书上学,晚上决斗搞事,不变身不打牌(
学院从小学部到大学部都有

人物属于SE,OOC和妄想属于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诞生只为死亡,存在只为消却。

Prompto站在走廊的尽头,对着窗户里的倒影随意地拨弄他的刘海。看上去很好。接下来是今天的重头戏,他忍不住往教室的门口看了一眼。

一层无形的磁场隔开了走出来的人与其他的学生,那种不自觉显露的自制和矜贵,和对方字面意义上犹如雕刻的神情,让想要接近的人望而却步。

作为唯一一个没有避开的人,Prompto得到了对方的注意。蓝色的眼睛倒映在灰蓝色的镜面上。

“......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也没什么,只是来向您传达一下,我会参加今天的‘决斗‘这件事而已,王子殿下~“

“......“

Noctis的沉默让Prompto几乎以为自己被拒绝了,他开口想做些补救,出乎意料,Noctis问道:“你不知道决斗广场在哪吗?“

“嗯?啊......“

没有再等他的回答,Noctis已经迈出了步子。

赢得决斗,意味着获得“王之剑“的资格,最优秀的那一把,可以得到王的恩赐。无论是荣光,奇迹,还是永恒,所求必应。一共十二柄王之剑,彼此竞争,每一场的优胜者必须在下一场接受其他人的挑战,落败者需要等目前的优胜者被击败才能再次申请决斗。

“规则很简单,“Noctis用不带感情色彩的声音说道,“选择一朵花作为你的象征,在不伤及对手生命的情况下,先击落对手胸前花朵的人胜出。“

“我对花可没有兴趣啊......不过是规则的话就没办法了。“Prompto选了一朵奶油色的蔷薇别在胸口。站在他对面的男子则别了一支小小的姬百合。

“你的愿望是什么?“对手这样问。

“愿望?嗯......现在还没有想好,等我赢了再说吧。“

“你是在愚弄我吗,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没有愿望的人就退下吧!“激怒地咆哮着,对方扬起手中的巨斧,猛地劈了过来。

“啊哈,是吗?“他舔了舔嘴唇,右手举起了雄狮之心。这之后,Prompto迅速击落了别在对手胸前的花朵。

“啊,说起来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Prompto•Argentam,从今天起就是您的剑了,王子殿下~”

“别这么叫我。”

“嗯——那您想我怎么称呼呢?”

“Noctis。”

“诶——了解,Noctis。”Prompto咀嚼着这个名字,冷不丁撞到前面人的背。

“抱歉抱歉~我没注意看路。“

“......这边是你的新宿舍。“

“诶,赢的人要和王子同居这种事我可没听说过啊?“Prompto睁大了眼睛故作惊讶地在校舍和Noctis之间来回打量。

“只是我作为监督者需要保证决斗的公平性而已。“少见地,Noctis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痕。

“这样啊----那么请多关照,Noctis~“Prompto很不客气地勾住了王子殿下的肩膀。

◇◇◇◇◇◇◇◇

“要实现你的愿望,你就必须在决斗中胜出,直到击败最后一个人。“
“王之剑的资格要怎么取得?“
“不必担心,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
胜利比Prompto要艰难。根据他得到的情报,王之剑的形态多数是近身的刀剑,远距离有弓弩,掷剑,以及对他很不利的大盾。第一局的挑衅手法并不是对每个人都管用,至少对那两位传言中的守卫者行不通。在已经赢过五个人的现在,竞争只会更加残酷,他需要更谨慎更安全地取得胜利。

意识到的时候,Prompto已经站到了决斗广场上。这样寂静的夜晚,只有风吹过花圃的些许声音。他凝视着那些脆弱的植物出神,因此,Noctis的声音响起来,他表演了一个高度惊人的跳跃来表示激动。

“吓到我了......!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Prompto打量着这个时间还在外游荡的王子(虽然他自己也是),发现对方没有穿鞋,光裸的双脚如此苍白。

Noctis放任了对方的目光:“你该回去休息。“

“那你呢,这个时间还在照顾花草?“

“这也是我的职责之一。“

“职责,职责,你就没有自己想做的事吗?“

“我从未想过除了王子之外的生活,这毫无用处,不是吗?“

“......这种无聊透顶的人生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

“我来‘帮忙‘吧!“Prompto举起了枪。

◆◆◆◆◆

“这就是你说的‘帮忙‘?“

Prompto三枪打断了广场的灌溉水管,迸发出的水流把两个人变成标准的落汤鸡。

“这,这样你就不用一株一株地浇水了啊!不也挺好的!“

Noctis瞪着他,眼看许多花朵被水流冲走。过多的水在广场高台的边缘汇集成透明的水幕,花朵则顺水往下飘落,一时间他们都忘记了说话,只是凝视着地面上映出的星空。

“你会跳舞吗?“

“......不会。“

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手,一双眼睛凝视着另一双。Noctis光着脚,而Prompto还穿着校服,就这样在星空中慢慢跟着夜风的节奏转动,像两只小鸟在水面依偎着嬉戏。

◇◇◇◇◇

笠日,因优胜者和王子感冒,决斗暂时中止一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图比肯踢牛

手滑把15的标签打上去了但是客户端删不了????
怎么肥四?????

emmmmm设定都是我胡来的,大噶有兴趣可以听听少革cd 分享 光宗信吉 的专辑《少女革命ウテナ コンプ...》https://www.xiami.com/album/410054?_uxid=4245C25300736B3CC51D5E7C54C86713 (分享自@虾米音乐)

"不要以为砸钱加演员好看我就会去看爱情片!""你看着这张海报再说一遍。""对不起,票钱在这儿,求求给我留个位置。"

幼体反应堆:

can't hold it back anymore!

诶皮噗感想(认真的)

不管辣到谁的眼睛我也不觉得抱歉